超级无敌蛇皮怪被游戏抓走了
 

考烂了没?滚。

     方士谦穿着睡衣像个瘸子一样走去开门,然后咚的一下把门拍上。

     门外传来王杰希像是刚从被窝里爬起来一样的闷声:“放我进来,我来告诉你成绩了。”

     方士谦说你滚,我考完就知道我挂科了,给我滚。

     王杰希那边清了清嗓子:好吧,我实话实说。本王来给你带早饭了。

     方士谦把门摔开,一脸死人像的扑过去拿王杰希手...

全文链接
 

你被疾病拘束的灵魂终于自由了。
晚安,霍金先生。

全文链接
 

懒。

王杰希(装的很认真):你听到了吗?
方士谦:......什么玩意儿?
王杰希:我们家进贼了。(疯狂强调)真的。
方士谦:王杰希你是不是要奔三了心里不舒坦???
王杰希:你下床去看看。
方士谦(秃噜秃噜老王脑袋):傻儿子。
王杰希:去看看,快点,快点。
方士谦(拗不过)(一摆手)行行行。
—到了玄关—
方士谦(对卧室喊):王杰希我就说没人吧!
王杰希(对玄关喊):回来记得帮我在冰箱里拿杯可乐!

方士谦:......你想喝可乐不会直说吗?我他妈冷死了。
王杰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可能是为了突出我的睿智。
方士谦:行吧行吧你牛逼。
王杰希:废话,我是谁啊。

是我老婆,对,就是我...

全文链接
 

热爱搞事的晚自修

方士谦:老王。
王杰希:干嘛我写物理作业呢。
方士谦:班主任发火了你知不知道?
王杰希: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不知道了。
王杰希:还有,我知不知道你心里没点逼数的吗?
方士谦转了个笔:逼数自在人心。
方士谦放下了笔:哦对,今天语文课班主任发牢骚的时候你被拉出去批英语试卷去了。
方士谦目光如炬:这次我英语及格了吗?
王杰希一脸蜜汁微笑:还差6分满分的闭嘴。
方士谦:很好让我们回到正题。
方士谦:其实就是我们昨天晚自习看电影被校长发现了哈哈哈。
王杰希:......哦。
王杰希:咋了帅哥。
方士谦:嗯。
方士谦:嗯???你他妈说谁哈巴狗呢?????
王杰希:嘻嘻。
   

叫帅哥就是叫哈巴狗是...

全文链接
 

王杰希:谦谦。
方士谦:......??王杰希说实话你是不是被我日傻了
王杰希:圣诞快落。我要吃苹果派。
方士谦:老王你是不是在逗我玩??今天29号靴靴。
王杰希: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同意了。
方士谦:......淦我没有!!!
王杰希:明天寄过来,听到没有。
方士谦:......
方士谦:我觉得不行。
王杰希:啾。
方士谦:好的完全O鸡巴K。

王杰希:呵,男人。

全文链接
 

我去你妈的历史课

  历史老师的光头好亮啊。
  让坐在第一排的黄少天关上灯后,王杰希用书挡住了自己的狗眼。
  副科睡觉的理由准备的很充足呢,王杰希同学。
 
  时间回到昨夜晚自习,方士谦凭借两厘米的身高差在王杰希背后位置这个上课搞事的好地方秃噜秃噜王杰希凌乱不堪的头毛,关切问候到:“儿子困啦?”
  王杰希眼皮都不带抬一下:“谢谢儿子的好心提醒,我知道你困了。”
  方士谦一脸嫌弃:“你作业怎么还没写完?”
  王杰希把笔记本拍到方士谦脸上:“明天物理小考,复习去。”
  方士谦完全不理会王杰希的好心好意并对他嗤之以鼻:“有什么好...

全文链接
 

艺舞画室前篇

  大噶好,我是袁柏清,坐在我对面的是我亲传师傅,方士谦。
  为什么说是亲传呢。因为我是他侄子啊嘿嘿嘿。
  故事就发生在一个寒冷的午后,我们在画室叽叽喳喳,有说有笑,就是不肯用自己的老婆捡起笔画瓜娃子(哭娃)。
  在外面吃完午饭的师傅刚刚走进门,我旁边的柳非小鳖等人就以光速画了起来。
  让我一个人挨了批。
  妈嗨很气,感觉再也不是彼此的天使了(叉腰。
  师傅走到杰希大佬前,认真审视了他的艺术作品,把画板从大佬的手里扯出来,靠到放石膏像用的少女心小桌子边上,抬起手拍拍板儿,对大佬说:“画的挺快,自己看看改改就可以收工了。”
 ...

全文链接
 

王杰希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年幼无知的11岁方士谦在班级QQ群疯狂敲人,在成功吵醒全班同学并一起排了个砍死方士谦的队形的时候,方士谦用自己微微颤抖的手,发了一句:
  “老子要离家出走。”
   全班哗然。
   叶修看透一切:“我说老方,你特么不会是因为不认路所以才特地跑来拖人一起下水吧?”
   喻文州点了加一。
   
    王杰希按了按自己的后脖子,瞪大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冷漠到想把屏幕对面的傻逼搞死个七万八千次。
   ...

全文链接
 

治治少女心

   华丽的灯光下,方士谦怀里搂着一个花着淡妆的姑娘,那场景好似一只优雅的燕子陪着花蝶伴着华尔兹起舞。姑娘很是羞涩的笑笑,脸上的幸福溢出姣好的脸颊,方士谦很是温柔的与她十指交握,用鼻尖去点她的眼睑。
   镜头盖盖上的咔的一声,两人都满脸疲惫的去后台,姑娘倒是有人慰问,但是方士谦就只能去秃噜秃噜薄情儿的脑袋,然后第二百零八次把剧本摔在地上。
    ......又小心的捡起来,吹了吹灰。
  袁柏清叹了口气,说,师傅你不行啊。
  方士谦biang的一声把桌子上的日历一拍,从老板椅上滑下来,又用脚尖再一点点蹭上去...

全文链接
 

今天大概搞不完。
明天。

全文链接
© 扎迩欠|Powered by LOFTER